专题网站
       语言文字
       信息技术
       世纪风
卷首飘香
附小论坛
师者感悟
小荷才情
生活圆桌
写手专栏
心灵鸡汤
附小新闻
封面故事
书间道
聚光灯下
       双棋课程
       心理健康
       双语网站
       行为规范
最新动态
制度措施
活动体验
温馨教室
德育科研
家校互动
精彩瞬间
校长寄语
       阳光体育
教师团队
课堂教学
活动天地
体育竞训
       双棋风
       书芳斋
作者介绍
教育教学
书法创作
社会活动
获奖情况
       科学发展观活动
组织机构
计划方案
学习资料
活动部署
最新动态
活动简报
有感而发
       学科名师
名师风采
教育资源
名师指导
       教坛新秀
新秀风采
学习感悟
实践反思
新秀沙龙
活动简讯
       校园足球专题网站
新闻宣传
赛事安排
训练营
教师培训
精彩瞬间
       安全教育
       《溯湄》文学报
       “任我飞”学校发展共同体
方案总结
活动简讯
网络平台
 
首页  >  专题网站  >  世纪风  >  写手专栏  
写手专栏
 
 
生活,不需要重来
发布日期: 2009-08-22 10:18:00

 

生活,不需要重来

   /钟燕

傍晚十分,夕阳在纯净湛蓝的天空抹下最后的画笔,天空的留白处,它发出微弱金灿的光芒,使这片大地仍留有一片光明。薄纱似的白云依然游荡在蓝色的画布上,若隐若现。属于傍晚特有的宁静过滤了一天的焦灼与烦躁,使我大步跨出了校园,走向了宿舍。

三三两两的行人在夜色渐暮中匆忙行走,车水马龙中的我亦步履匆匆。举目遥望,钢筋水泥散发出城市紧张的气息。恍然间,竟不知星辰已遍布天空,发出悠悠的光。突然想,这天空,应是看见了每个人为生活而打拼,为梦想而努力,才会在此时选择星辰点缀来安抚和鼓励每个人吧。

是啊,我们每个人只是沧海一粟,或者是微小水滴,唯有这星空见证了我们生命的轨迹。或悲,或喜,或怒,或哀,只是组成自己生命的砝码而已。但在这毫无规律的生命轨迹中,我曾经不只一次地听见人们这样说道:“哎,如果今天重来就好了,我就不会……”,是啊,后悔,后悔没有把握,后悔没有努力……哀叹时间逝去……。每当听见人们有这样那样的哀叹时,我的心底却分明听见了不同的声音。我想起,曾经有一句谚语是这样说的:“昨天已经逝去,明天是一个未知,而今天才是一份给予你的礼物。”是啊,打拼当下的幸福,争取当下的果实,每个人都应该,使今天真正地成为一份礼物。只有这样,为梦想添加筹码的人们才能骄傲地说出:“我的生活,不需要重来。”

 还记得,最喜欢看瀑布,不只是因为她的清澈、不止的奔腾,更因为她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勇气,她虽不语,却亦用自己的身躯去实践了生活的真谛,她掉落于大海,沉淀于大海,最终分散于大海。她只是每天都以湍急的旋律,奏出了当下最可爱的交响曲。

生活不需要彩排,生命亦无重来。愿我们携起今天的梦想,来挑起明天的重量。

领  教

  文/张大功

黄昏临近,李奶奶家灯火通明,餐桌上的菜今儿个也好像多了一点儿,聚会,庆贺?

叮咚!叮咚!

来喽!来喽!

李老头开了门就喊:宝宝,让爷爷抱抱,哦,嗯,嗯,嗯……

李老头亲了亲孙子,又把孙子在空中抛了抛,瞧!可把孩子给乐的,也把大家伙给逗乐了,孙子的到来,顷刻给这个家里增添了许多喜庆。

“来来来,吃饭了”,

“宝宝谁来喂?”李老伯问道。

媳妇说:给他一些玩具,先让他在地上玩一会儿,待会儿我来喂他。

李老伯拿了几样玩具给宝宝,并轻轻地放把宝宝放在地板上。宝宝有了玩具,也就不理睬大人们的举动了。他自言自语、自娱自乐的玩着,也没让大人们操心,大人们也安逸地在餐桌上悠闲地聊着、吃着……

哇!哇!…(只见宝宝仰翻在地,)

惊天动地的声音打断了大人们的谈话,他们立刻放下了手中的筷子,离开了座位,争先恐后地扑来过来,宝宝,宝宝怎么了。

李奶奶抢先抱到了孙子,啊哦啊哦,宝宝乖,宝宝不哭宝宝乖。宝宝没有理会奶奶,就是一个劲地哭,突然奶奶用自己的手敲打地板:“是地板不好,弄疼了宝宝,打你打你,砰-砰,砰-砰”。打了会儿,宝宝还是没有领情,还是用吃奶的劲,涨的满脸通红死劲地哭。“喔,奶奶知道了,是妈妈不好,光顾自己吃饭,把宝宝丢在一边不管,奶奶打她,打她”,奶奶边说边举起手去拍打妈妈,还不时地拿起宝宝的手一起拍打妈妈,打着打着,宝宝的哭声真的慢慢地小了下来,没过多久,宝宝居然不哭了,而且还笑着边拍  打着妈妈,边环顾四周,希望家里人都看着他。宝宝是用小手拍打妈妈当作游戏来玩了呢,还是想用这种方式来告诫那些大人们,你们以后不能不管我了,否则就像这样教训你们。宝宝玩得越来越来劲儿,大家也都乐开的,刚才的紧张气氛在这样的游戏中息事宁人了。

这一场景第一次看到的时候,觉得这位老人带孩子还真有一套。随着时间的推移,居然在不同的家庭也多次看到惊人相似的一幕,让我有些震撼,同时也产生了许多遐想。

上述宝宝,在一次不经意的家庭活动中,在他的人生道路上,为自己无意识创造了一个“成长”的学习机会。这种学习机会到底能让他得到什么样的成长呢,作为教育者应该关心一下,虽然未来是未知数,但这种场合会无意地留给人们一种观念,一种方法,一种手段,或者是一种途径。有过这样经历的孩子,在接受以后的家庭教育、学校教育中,会是怎样的一种心态,教育者又应该如何作出因人而宜的辅导方法,将更有助于孩子心理的健康发展。对宝宝而言今天只是一个小插曲,没有谁精心设计,也没有谁去预测这个孩子的未来,只是解决了当天的应急,但这套“绝配”的组合演出肯定给宝宝留下了深刻地意会地记忆。

历史  时代  人

文/曹晓慧

我们常说历史,可对于历史,我们又真正了解多少?我们谈莎士比亚,我们谈拿破仑,依据又是什么?难道凭借着几本书,几件事就能把他们看透吗?

莎士比亚至今仍是英国文坛上一座无人逾越的高峰,而拿破仑更是创造了一个十八世纪的法国神话。我们——今天的人们,铭记着他们,崇拜他们,但是却无法真正理解他们。因为,我们所处的是不同的时代。

梭罗在《日记》中写到:“一个人的智慧只能是他那个时代的智慧,无知也只能是他那个时代的无知。请注意,最伟大的头脑也不得不在某种程度上屈服于他所处时代的迷信。”设想要是莎士比亚生活在20世纪英国这么一个发达和平的国家,还会有他的《哈姆雷特》吗?而我们又怎么能间接地否定,现今一个平凡的人在十七世纪的英国,不会是一个伟大的人呢?

在历史这条泱泱大河中,留下名字的人太多太多,正是因为这些人的存在,才使得历史之河滚滚长流。而这些人,他们的生命原本是渺小的,他生活在地球的一个小小的角落。流芳千古的美名也是渺小的——因为,它必须依赖一代又一代渺小的人们。而这一代又一代渺小的人们,就是今天的我们。

我总觉得人应该有一个适合自己的时代。遗憾的是,我们通常没有这样的好运,就像大漠中的一颗沙粒,风一吹,就消失得无影无踪。或许,可以这么说,莎士比亚、拿破仑,他们远比我们幸运,因为他们落脚在属于他们的时代,充分地发挥了他们的才华,为他们的一生写下了光辉的篇章。

当然,无可否认,像莎士比亚、拿破仑这样历史留名的人,必然有他们不同于常人的伟大之处。莎士比亚的戏剧,那是生命的感受与技术的高峰的统一;拿破仑的神话,那是睿智的头脑与雄心魄力的结合。我们有这样的感受,这样的技术,这样的头脑,这样的才略吗?在繁华的都市,安逸的生活中,我们感受到了什么呢?“累,没劲。”我们怨天尤人,却从不审视自己,如井底之蛙,不知天高地厚,时间就在不知不觉中悄然溜走。我们生活得太麻木,连到手的机遇都不懂得把握。于是,谈起历史人物的时候,眼睛尽力往上翻,极不情愿地抛出一句:“时势造英雄。”

站在河边,看不同的水流在眼前,越流越远。历史也如此。万物来去匆匆,如过眼烟云。虽然伟大的事物离去时比较缓慢,但伟大事物也是由琐碎事物组合而成的,所以它们一定也会像琐碎事物一样离去。荷马的史诗并不是不复存在,但它已不再是我们的史诗。它在远处闪耀,可以说越来越清晰,但也越来越微小,就像天边一颗正在逝去的星。

不同的人创造了不同的时代,不同的时代写下了不同的历史。时代也好,历史也好,对一个人来说,关系最密切的是:“现在”。因为人的整个生命都是处在“现在”之中的。用美国哲学家皮尔斯的话来说:“当一个人问道‘现在’有何内容时,‘现在’已在他提问之前逝去。”

现世的人们,我们有几个“现在”可以逝去?

童话的另类理解

文/张园勤

 格林童话对我感官的首次颠覆来自那部在小范围内红极一时的电影《格林兄弟》。哥特式的电影风格充斥整个画面,不仅仅是诸如诡异的会移动的森林、乌鸦满天飞舞 的黑暗基调,更多的是鬼片似的情节:如五官从孩子的脸上突然掉落,孩子变成了没有眼睛、鼻子、嘴巴的怪物;池塘里浮出一具又一具长发少女泡肿的尸体(这一 切不是动画、木偶或者3D,而是由真人扮演,这未免有点可怕)。电影院里的父母们不寒而栗不说,旁边更是有吓得行将嚎啕的小儿。这样的童话片的确“出位”了一些,显然归为志怪片更为合适。

所有看过格林童话的人也一定会被震撼到:片中的格林兄弟显然与大多数人心目中那一对写仙女故事的作者形象相悖甚远。童话被认为历来是只写王子公主、仙女精灵 的儿童读物。即便是有着丑陋的女巫与会吃人的独眼巨人这类恐怖的情节与人物,也只会用儿化的语言轻描淡写一笔带过,绝对不会描写到血流成河、吃脑挖肠的地 步,最后也终会被正义的一方打败,结局总是皆大欢喜。

再不爱看书的孩子,或多或少总还看过《小红帽》、《穿长统靴的猫》、《鹅妈妈的故事》等经过“改良”的儿童读物。之所以说是“改良”,是因为原著并不适合儿 童阅读,有的一些甚至是西洋版的《聊斋志异》,鬼气甚重。当施耐庵就鬼怪故事反讽统治当局有如何恶毒、百姓有如何民不聊生的时候,西方文人们也借着fairy tale来揭露社会底层的惨状与摄政时代贵族的蛮横,两者如出一辙。

17世纪末巴黎名士界流行童话故事,版本众多:喜剧与悲剧、美好与血腥,就看你是好哪口的。很多是来自异乡人之口。如《小红帽》是挟带法国血缘、辗转经由德国、偷渡进入英国的文学传统,这个故事的版本有35个。同样,《小拇指》的版本有90个,而《灰姑娘》则有105个。

难怪为排演元旦联欢会上表演的英语童话剧《灰姑娘》时,众多同事们不约而同地拿出了好几个不同的版本。除了结局各不相同之外,连细节也是天差地别,好人与坏 人有着完全不同的诠释。究竟是恰当的诠释,或者过度,表演的人懒得去考证。倒是几个负责编剧的同事争得面红耳赤,为自己的版本找来了一堆又一堆的证据,连 法文版的民俗学都翻出来了。最后还是举手表决,由于80前的“老”同志们占了多数,把几个崇尚先锋与实验派作风的80后小青年生生地压了下去。最终观众们在台上看到的,依然是我们儿时从图书馆借来的熟悉版本:王子、水晶鞋、仙女和南瓜车。

法国农民们精心保留了几个世纪的讲故事传统将本国人民优秀民俗发扬光大,尽管负责口口相传的多是文盲背景。这些故事在欧洲大陆上以不分国界、不分历史与地域 范围之势疯狂地流传着。普林斯顿大学历史教授罗伯特·达恩顿甚至总结出如下结论:“法国的故事倾向于写实、朴拙、黄腔与喜感,德国的故事则偏向超然、诗 意、离奇与暴力。”

这样想来,几百年后的电影《格林兄弟》看来还是像那些故事一样,成为发源于法国,途经德国,辗转到英国的产物。再远渡重洋,来到中国,更是不知被改成了什么模样。

那么80后一代所生的小娃娃们是否会有更多机会接触到血腥真实的《格林童话》而非被“改良”后的插画儿童读物呢,看来有一定难度。

文章作者:yu
文章出处:

文章浏览次数:
 
 
   
 
 
 
上海师范大学附属外国语小学 © 2008版权所有
校址:上海市松江区谷阳北路1355号 电话:021-67732476
电子邮件:ssdwyfx@sjedu.cn
纪检监察
举报电话:021-37736291 举报邮箱:sjdyjjjcz@163.com 来信来访:上海市松江区中山中路38号1号楼705室 邮 编:201600
网站访问次数: 备案号:沪ICP备11030667号   沪公网安备 31011702003918号